当《乘风破浪的姐姐》进入尾声的时候,《新手驾到》正接棒而来!前三期播出后,期期收获六网收视第一,持续输出热门话题。本周四,9月3日晚10点,易车《新手驾到》将迎来第四期。从节目预告片可以看到,进入科目二考试阶段的明星学员们仿佛都慌了神,各种匪夷所思的失误让教练溜溜哥直呼“看不懂”“不理解”,让网友也替他们捏了把汗。那么,明星学员们究竟遭遇了什么?

模拟考试状况频发,7位明星学员几近“团灭”

7月14日,岑某诺的父亲岑刚灿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岑某诺的演讲是上过辅导的。“在外面跟着老师专门学的。”

澎湃新闻发现,7月15日也就是岑某诺事件被推上舆论风口的当天,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生了股权变更,股东范俊红、姬剑晶退出,王雷、奚智泉变更为新任股东。企业法定代表人也由范俊红变为王雷。

不堪的模拟考试之后,被打击的7位学员开启了刻苦训练模式:倒车!倒车!倒车!不过从路透来看,状况似乎不是很乐观。

姬剑晶是岑某诺的“人生导师”,而在姬剑晶的生命中,有一位叫徐鹤宁的女人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姬剑晶也和岑某诺一样,在多次演讲中表达了自己对这位老师的感恩。

工商资料显示,姬剑晶是三家企业的股东。一家位于重庆,另外两家在上海,其中一家是服装企业,另一家名为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一走进公司大门,“轩辕国际产业集团”几个大字赫然在目。在多份宣传资料里,姬剑晶正是轩辕国际集团的董事长。网络上的一段公开视频显示,姬剑晶曾邀请多家商业网站编辑走进轩辕国际产业集团上海总部采访。经过对比后发现,视频中姬剑晶所处的地方就是澎湃新闻到访的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工作场地。

那么,岑某诺自己在轩辕国际的学习成本又是多少呢?陈钇橙表示,姬剑晶现在已经不怎么招收弟子了,如果要招至少收费二十多万。

在交谈过程中,陈钇橙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有朋友看到网上岑某诺火了,想邀请她去演讲,今天我已经收到好多这样的信息了。”

阿罕布拉市市议员Ross Maza表示,户外用餐会是近期的趋势,且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对业者们渡过疫情难关有帮助,他鼓励大家积极申请。(陈开)

“她学的是销售演讲,销售演讲有一套逻辑。从一开始到最后,全都是为了铺垫,最后要拿结果的嘛。”陈钇橙称,岑某诺很有演讲的天分,因为讲得好,有了名气,很多地方办活动的时候就会请她去演讲助阵。后来,岑某诺自己还开设了面向青少年的诗词、演讲培训班。

按照工商登记地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7月15日下午在上海市松江区一家创业园内找到了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天眼查平台显示,在剑红文化股权变更前,姬剑晶持股比例为60%,范俊红为40%。该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15日曾对记者表示,范俊红是姬剑晶的妻子。这一点,澎湃新闻记者也从网络上一段姬剑晶婚礼的公开视频中得到了印证。上述工作人员透露,奚智泉(新任股东)是公司的财务主管。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Q1,该公司的总收入分别为0、2.84亿元、8.52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7700万元。

网络上的公开视频显示,岑某诺曾多次在演讲中感谢导师姬剑晶对其的培养。她在演讲中提到,遇见姬剑晶使得自己的人生产生了“翻天覆地、脱胎换骨、改头换面”的变化。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徐鹤宁仍不是这条关系链的尽头,所谓“成功学演讲培训”并非其首创。

此外,招股书披露,该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营收为19亿元,与今年第一季度的8.52亿元相比,环比增长128.6%;净亏损7520万元(约合1060万美元),与上一季度净亏损7700万元相比,环比收窄。(小狐狸)

澎湃新闻记者提出想学习演讲课程,一位名叫陈钇橙的培训师接待了记者。在轩辕国际的宣传材料上,这名培训师的头衔是“轩辕国际首席讲师”,与姬剑晶等其他四名培训师曾一起出现在同一张宣传海报里。

“今天停电了。”见有人朝里张望,值守在公司的前台工作人员走过来察看。“楼上的公司为什么有电呢?”记者提出质疑。“今天我们放假了。”这位工作人员马上改口。“今天是周五,工作日放假?”面对记者的再次询问,这名工作人员不再回应。

蓬佩奥、波廷杰之流拿中国的统战工作说事,目的是抹黑中国政治制度、破坏中美之间正常交往与合作。其图谋早已被世人识破,站到了历史错误一边,终究是不可能得逞的。

据陈钇橙回忆,两年多前岑某诺第一次在温州参加了姬剑晶的演讲培训课程。因为来自单亲家庭,孩子一开始很自卑,不太自信。听了姬老师的课就一下子喜欢上了演讲,后来她的父亲也就刻意地去培养她练演讲。

在岑某诺背后,除了她备受争议的父亲,还有一个人的力量不可忽视。

在产品方面,该公司于2018年10月发布了其首款产品“理想ONE”,这款车于2019年11月20日开始量产,2019年12月开始向用户交付。到今年6月底,这款车已交付超过1.04万辆。

姬剑晶在网络视频中宣传的轩辕国际上海总部(上)记者到访的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

姬剑晶于7月15日退出公司股份 天眼查平姬剑晶于7月15日退出公司股份 天眼查平台

先是“停车指挥员”戚薇、周深上线,指挥队友倒车入库,才子美女的组合看来不太顺利,倒车一直倒不进去,周深声嘶力竭,恨不得用手把车给“拖”到指定位置去!

得知记者的学习需求,陈钇橙向记者推荐了即将在上海举办的“《直播带货+销讲演说》商业总裁班”,课程一共四天,主讲人中有姬剑晶,一个普通学习席位需要980元。

在阿罕布拉市经营烤串生意的张先生则表示,经营户外用餐是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如今市政府的审批作业也快,往往一两天就能拿到许可证,也算是在困难时期市政府扶持餐饮业。

对此,记者再次与陈钇橙取得联系,她表示是“受疫情影响”培训取消。

多数考驾照的人都觉得科目二是老大难,考2次是常态,考3次也不稀奇。本期,7位明星学员为考科目二,先开启了模拟考,测试一下学车成果!

7月17日下午,公司大门紧锁

陈老板表示,虽然开放户外堂食,可以恢复多少生意仍待观察,但多少能补贴每月的房租水电等开销也是好事。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光鲜亮丽的“16岁女神童”岑某诺背后,隐藏着一条“非同寻常”的关系链。

许多解雇的员工都是多年的老雇员,有的做了10多年。陈先生指出,如今疫情前景仍不明朗,他不知道生意什么时候能复苏,即使他想返聘部分员工,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澎湃新闻记者在反复观看、对比师徒二人的演讲视频后发现,他们的演讲“套路”满满,技巧如出一辙。

面对科目二的严峻挑战,明星学员们迎来“前所未有的困境”,他们会如何杀出重围?上一期节目组设计的巨型“迷宫”游戏让网友和明星学员直呼过瘾,这一期,节目组又会设计出什么别出心裁的游戏?小鬼的那句“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节目能把车玩成这样”是否跟游戏有关?敬请锁定9月3日晚10点湖南卫视播出的《新手驾到》第四集,我们不见不散!

“岑某诺的事情,其实跟姬老师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她之前是在跟着姬老师学习,但是学得再好都没有爹妈教得好。”奚智泉在电话中表示。

紧急取消的培训和大门紧锁的公司

创始人姬剑晶已不再担任公司股东

批量复制的成功学演讲师

记者还发现,在一次演讲中,岑某诺突然跪地,哽咽着讲述与父亲之间的故事,这一举动与姬剑晶2013年参加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节目时的表现近乎一模一样。此外,他们都在演讲中屡次强调自己演讲的出发点是为了“爱”。

一向”高调”的rapper学车选手小鬼依然信心满满,却依然惨被“打脸”。“我争取一遍过,第二遍都不用试了!”结果下一秒,就在进库出库的时候压到了角,被提示“压线”。“全组的希望”小鬼败下阵来,武艺和吴宣仪又会表现如何?能否超越小鬼顺利通关?从教练溜溜哥的表态看,他俩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那么,到底他们三个犯了什么错误?以至于溜溜哥大呼 “这我看不懂”“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刚才发生的这一切”!

开场时,二人皆是用音调拖长和夸张的语言向现场观众问好。随后转入讲述自己曾经的悲惨命运,之后强调跟随导师后的人生出现的巨大转变,最后向观众展现如今和未来之辉煌。随着背景音乐由低沉忧郁转向宏伟高亢,演讲者一手举起话筒,一手拍击手掌,引发场下观众与之共鸣,欢呼鼓掌。

“还是要现场感受一下的,这样才能学到课程的精髓,现在疫情影响,企业的销售肯定也受到不小的影响,直播带货和销售演讲的技巧能帮助企业尽快走出困境。”陈钇橙反复强调。

父亲借钱给女儿拜师学习

姬剑晶在一次演讲中称,自己此前内向羞涩,甚至患上忧郁症,“在十几个人面前都不敢说话”,而且身上一无所有,负债20万,居住在上海的农民房,直到他找到了“人生教练”。在“亚洲销售女神”徐鹤宁老师的帮助下,他只花了五年便成为了“最年轻白手创业的劳斯莱斯车主”。

自动挡组“团灭”,手动挡组的形势似乎也不容乐观!“优等生”戚薇这次也是状况连连!不仅压线了,还直接把车给倒到路牙子上了……濒临崩溃的戚薇直说“好恐怖”!面对曾被自己赞叹为“让教练下岗的那帮人”的如此表现,不知道才叔又会作出何种评价?

深陷“前所未有的困境”,小鬼高呼要放弃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旨在团结各党派、各阶层、各民族、各团体以及各界人士,简而言之就是要促进中国共产党与党外人士的合作。在对外交往方面,中国党和政府一贯主张尊重世界不同文明包容互鉴,促进世界各国“和谐相处、合作共赢、和平发展”。通过团结广大海外侨胞和留学生,充分发挥他们融通中外的桥梁纽带作用,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开展正常民间人文交流、发展友好关系。中方胸怀坦荡,光明磊落,无可非议。

岑某诺也在其演讲中回忆过往,说自己曾经没有梦想、不敢讲话、叛逆而不知感恩,家中亦负债累累,父女二人受尽冷言热语。但在2017年遇见姬剑晶老师后,她出版了三本诗集,也敢于开口演讲,“拥有了不同的平台和不同以往的人生”。谈到未来梦想时,她表示,将于2018年底出版个人自传,于2020年购买玛莎拉蒂,于2024年登上“鸟巢”这样的世界级舞台演讲。

网络上传播的多个演讲视频中,岑某诺提到改变她人生轨迹的是一位叫姬剑晶的老师。

自动挡组也同样为倒车发愁,小鬼和武艺都被折磨得没啥信心了。小鬼作为“停车指挥员”,跑前跑后看距离,看线,结果队友就是倒不进去,甚至还撞到了旁边的车上去!小鬼崩溃大呼“别动车”“我放弃了”!

“每个小孩大概要交几千块的学费。”陈钇橙称她自己的孩子就跟着岑某诺上过课,现在也能开始写诗。

培训师陈钇橙向记者介绍课程 非正常拍摄

师生二人在诸多技巧与细节上亦存在着惊人的相似。记者发现,在演讲过程中,二人均多次寻求现场观众的认可:“对还是不对?”“好还是不好?”“想听还是不想听?”“觉得对的请举手。”每讲完一段个人成就后,演讲者也会留出停顿的空隙,配以几秒激情昂扬的背景音乐,引导观众集体鼓掌。

在记者检索到的一段网络演讲视频中,岑某诺提到,“当年报姬老师的弟子要十八万,因为父母离异,我爸都是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借钱。”

头顶“神童”的光环,站在演讲台上的岑某诺曾一次次被誉为“别人家的孩子”。但离开了“造神式”演讲的氛围,她的“辉煌成绩”脆弱得不堪一击。几天来,她的种种“神童”般特殊才能被置于舆论的聚光灯下,迅速引发了公众强烈的质疑。

虽然坚称与创始人无关,但奚智泉承认,岑某诺的事情对公司还是有影响的。她说,原定7月17日举行的培训课程是因为舆论影响太大,所以公司研究后决定取消。“小女孩牛皮吹过天了呗,一天到晚都有人来问,真的很烦。但是我们的课程还是很快会恢复的,姬老师也会继续来讲课,我们又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7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剑红文化的新任股东奚智泉,谈及公司刚刚发生的股权变更,她表示这是在五月份就提交的申请,只是正好在7月15日完成了变更程序。“主要是因为姬剑晶老师经常不在公司,有些公司事务需要签字不方便。”她坚决否认股东变更与公司“出事”有关。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位于上海松江区的上海剑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与两天前公司里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这次记者到来时公司已经大门紧闭,见不到有员工办公。

记者“无意”中提起当天走红网络的“16岁神通女孩”岑某诺,陈钇橙自豪地表示,岑某诺是轩辕国际创始人姬剑晶的弟子,她本人也对接服务过岑某诺。

对于17日下午记者前往公司时见到的场景,奚智泉表示是公司把员工拉出去内训了,所以当天没有人办公。

2020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共交付6604辆汽车,较2020年第一季度的2896辆车,环比增长128%。

7月17日是陈钇橙推荐记者参加的课程正式开班的首日,记者按照其提供的报名页面上的地址来到了位于上海金山区的一家酒店,负责管理会议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天下午酒店没有任何培训、会议接待。记者从酒店接待前台了解到,酒店在16日接到了此次培训主办方的通知,紧急取消了原定的培训计划,但取消原因不得而知。

答:蓬佩奥、波廷杰有关言论颠倒黑白、捏造事实,是对中方的恶意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