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随着美国对外政策不断收紧,拿到美国签证已不再是能顺利踏上美国土地的保证,如何过海关,成为许多华人入美境时心惊胆颤的一环。有中国留学生就因与移民官对话,透露也许毕业后会找一找适合的实习和工作机会,被请入小黑屋内,查手机,经历二次检查,他说,“感觉自己距离被遣返就差一毫米”。

从2018年入境检查手机、计算机成为常态,留学生、游客、访客因电子设备中不当内容,被遣返事例更是层出不穷。其中不乏内容是被动的收入,甚至民众自认无关痛痒的聊天内容,也可能成为被拒入境理由。为避免惹祸,不少民众在入境前筛查手机事无巨细,还有人不得已要准备两部手机以应对严苛检查。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十字军之王3专区

今年年初,杭州小伙子阿力(化名)出了车祸不幸身亡。

法院调查后了解到,阿力确实曾经有个“女朋友”。

也不是这样的,《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及生产、经营的收益等,归夫妻共同所有,夫妻双方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应为无效行为。

案件的核心问题就一个:婚外情里,婚姻的一方对情人的钱款赠与有效吗?

另外,有人会有疑问:阿力给阿美的钱尽管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既然是共同的,那么阿力是不是有一半的处分权?

这段感情,阿力的妻子一度也是知道的。因为妻子知道,朋友相劝,阿力决定和阿美断了。

J女士说,这种种案例让大家变得神经兮兮,之前她每次要入美境前,都要严格检查一遍邮箱以及各种社交网络对话,把一些可能造成不必要麻烦的玩笑、图片和对话内容都删掉,如今也实在是没有心力每次都这么紧张,所以干脆在出境前换一部手机,绑上可替换的微信和邮箱号码,一切都能更简单些。

移民官先是询问,那是不是你有移民美国的意愿?随后又询问,那你现在大四课业如何?闲暇时间会不会有和企业接触?有没有开始尝试找工作?。这一番连问让他瞬间紧张起来,回答问题也有些支支吾吾,几分钟后移民官表示,“我可能需要你的手机,并且你要通过再一次检查”,他在将手机交给移民官后,移民官又将他带到一个相对封闭的屋内(疑似小黑屋)。

刘同学透露,当时这问题让他心中一阵慌乱,连忙回想那一次帮学长介绍买车打折的经历,跟着解释学长请客吃饭,但没有给任何好处等等。在半个多小时的问答后,最终他才被允许走出检查室。

他说,感觉等了大约近一个小时,一位在玻璃窗口的亚裔移民官叫到他名字,对方虽然能准确的叫出他的汉语拼音,但全部用英语提问,问题主要围绕在:是否在美国曾经打过工?或兼职做过与专业相关工作?随后也问了几个对于未来毕业后规划的问题。他全部如实回答,但突然移民官问起在他离开美国前一次和学长吃饭的经历,问起为何对方会表示感谢,如何表达感谢?

刘同学表示,当时他可能太过放松,移民官态度也很平易近人,所以脱口而出一句“也许会找一找合适的实习和工作机会”,可是没想到随后移民官的提问便是“句句有雷”、“步步埋坑”。

综上,阿力因婚外情赠与另一方财产的行为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而且阿力也无权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单方处分,所以给与青春补偿费的赠与行为无效,阿美作为接受人应全额返还。

所谓公序良俗,是公共秩序和善良习俗的简称,体现的是一个国家、民族、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也是百姓所能接受的一般道德行为标准。同其他强制性规定一样,公序良俗也体现了国家对民事领域意思自治的一种限制。同时,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三款,所谓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因此,对公序良俗的违背构成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理由。

除了国际学生遭严查外,不少因探亲访友和生意原因频繁来访南加的华人,也表示如今入关越来越严。有民众J女士表示,在朋友圈经常能看到有好友美国入关时被查,或者一些被查又遭驱逐出境的极端案例新闻。在美国虽然从未打过工,但因为工作原因,难免有一些被动收入的情况。

20万元的“青春补偿费”

游戏中更强调王朝概念,不同的家族聚集在王朝下,谋取声望、行使权力并且利用遗产延续下去;游戏地图大致与《十字军之王2》相当,但地图中重要信息会更明显地显示出来,同时男爵领也会成为行政区,不过不能以男爵头衔进行游玩;游戏的军队由征召兵、正规武装兵、受封的骑士以及指挥官组成,在战斗时,会根据双方部队的优势情况给予战斗加成,此外还能通过围城来占领对方领地;伯爵领拥有发展度和控制度两个重要数值,分别表征伯爵领的科技、基础设施综合水平以及你对伯爵领的权力。

不过关于“协议”,妻子不知道。

悲伤的妻子在整理遗物时意外发现了一份特殊的“协议”。阿力开厂做生意,但是这份协议跟生意无关,跟感情有关。一段婚外情,签下协议表示分手,但是阿力要给那个女人20万“青春补偿费”。

“协议”签订于2018年,大意是两人断了“朋友”关系,阿力支付20万元作为给阿美的“青春补偿费”。协议的签订还有三位朋友见证,阿美在收取20万元“补偿金”后出具了相应收据,跟协议放在一起。

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阿力和阿美这段关系的性质是婚外情,这种不正当的同居关系,是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

阿美没有到庭,来的是她的代理人,表达的意思是,两人曾经确系“朋友”关系,所达成的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协议。另外,阿力作为夫妻一方,应享有部分财产的独立处分权,阿力的赠与并不必然侵犯其妻子阿芳的夫妻共有财产权。况且款项已经支付完成,阿美认为自己没有返还的义务。

在南加州高校就读的刘同学,2019年暑假后入关也经历二次检查的“惊险时刻”,用他的话说,“感觉自己距离被遣返就差一毫米”。他透露,2019年夏天回国短暂探亲后于月前返回洛杉矶,当天排队人数不多,所以很快就被移民官叫到跟前,移民官先是询问他所学的课业内容,以及到中国的探亲理由,随后开始询问未来在美计划。

今年4月,妻子以阿美获取的20万元没有合法依据且已经损害自己及女儿的合法权益为由,将阿美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所谓的“补偿金”20万元。

也就是说,夫妻的处分权对应的是整个财产,没有单方处分的权利。

2016年,27岁的阿美(化名)在阿力开办的企业里做出纳,接触多了,渐渐有了感情。2017年初,阿美和阿力同居,阿美知道阿力有妻有女。

收拾好东西,收拾好心情以后,阿力的妻子起诉到杭州市某法院要求判决协议无效,返还20万元。日前,法院刚刚做出一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