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在演讲。直播截图

中新网客户端6月24日电(记者 吴涛)23日至24日,第四届世界智能大会举行。在云开幕式暨主题峰会上,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发表主旨演讲,网络安全已从数字化的附庸产业转为新基建的基石产业,因此,要把网络安全当作新基建的“基建”,建设好安全基础设施。

饶是如此,折叠屏展现出实用价值的速度,还是出乎我们的预料。

“在新基建浪潮之下,针对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必然只增不减。”周鸿祎称,过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传统安全体系局限性进一步凸显。

2019年2月,华为、OPPO、小米几乎都相继发布了自己的折叠屏手机。微软也随后推出了首款“折叠屏”手机Suface Duo。苹果也被曝出或将在未来推出一款搭载可折叠屏幕的iPad。11月,摩托罗拉也发布旗下首款折叠屏手机moto RAZR。

总的来看,2016年三星在折叠屏上面百般折腾,但都未能在消费市场掀起什么水花。毕竟,左手iPhone右手ipad它不香吗?

周鸿祎说,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基建是构建数字世界大厦的“地基”,而安全是“底座”。(完)

直到2018年,三星官方终于在社交媒体给了一句准话,表示将在SDC 2018上推出全新体验的折叠显示屏。结果,当年展示的却是一款名为“Infinity Flex Display”的原型机,这其实是沿袭2017年侧曲面无边框显示屏的“Infinity Display”。

而这一次,中国厂商未能及时并跑,导致三星独秀。它能够如愿以偿吗?

如果说去年Galaxy Fold是在“造神”,后续各家都面临着技术闯关、批量生产等重重难题,那么今年早春这场发布,则试图开启一个真正的折叠时代。

二是成本持续下探,Galaxy Z Flip售价1380美元,让习惯了动辄数万、数十万的“概念折叠屏”产品开始具备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可能性。

“技术驱动”的甜头让三星的折叠梦更加澎湃。甚至一位三星显示器官员对《韩国商报》表示,折叠屏智能手机将在2016年实现商业化。

一是全新的“粉饼”设计,尽管Galaxy Z Flip是三星旗下第二款折叠屏手机,首次搭载三星超薄柔性玻璃UTG的显示屏,采用翻盖式的上下折叠,但从媒体反馈来看,减少了折叠屏的可见折痕,比左右折叠设计耐用程度更高,这让折叠屏收获了商业化潜力;

近一段时间内,新基建已经变成现象级热词。周鸿祎认为,除了拉动短期投资,新基建的核心在于数字化,5G、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这将加速推动国家从信息化阶段走向数字化阶段。

毕竟按照全面屏的进化逻辑,从各种刘海屏、水滴屏、屏下摄影、潜望设计等等,厂商们为了追求更大的屏占比绞尽脑汁、出尽百宝。

曲面显示在商业市场上取得了不小的成效,不仅奠定了三星在高端市场的品牌占位,也为其带来了足够高的技术溢价。毕竟,当时三星是唯一一家能够生产柔性屏幕手机的制造商。

至于阻碍大众下手的价格因素,显然也在供应链持续加码、技术日渐成熟、批量化成本下降等的合力下,开始向四位数挺近。作为一款未来概念型产品,价格相较iPhone X还低。而根据DSCC的预测,三星7.3英寸的可折叠柔性OLED面板2019年的成本接近180美金,但2022年的成本将降至90美金左右,降幅约为50%。按此趋势,打开消费市场显然只是时间早晚。

尽管三星在2016年没折腾出个所以然,但这并不妨碍PR稿和谣言满天飞,比如2017年三星在全球移动通信大会(MWC 2017)上展示一款折叠智能手机样机,《韩国先驱报》就爆料说,三星“在2017年第三季度推出10万台折叠式设备”。

到了2018年,又传出折叠屏要大规模生产的消息,三星手机首席DJ Koh又出来表示“为时过早”。

一方面,人类对交互体验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够用”绝不是终点。从功能机到全面屏,更大的屏幕总是意味着更广的视野、更冲击力的观感,以及更多的体验可能,这也让屏幕尺寸增大成为智能手机产品迭代的一条主线。而“手机折叠”同时兼顾了大屏幕与便携性,不仅意味着屏幕更大,交互更酷,还意味着更多元的互动与内容成为可能,在产业生态带动上也有着显著潜力。

据埃森哲估算,2019年全球因网络攻击造成的经济损失约2.5万亿美元,是2018年的1.6 倍;到2025年,预计达到5.2万亿美元。Gartner 数据也显示2019年66%的企业遭到黑客攻击,54%企业至少被黑客攻击一次或多次。

从另一个角度想,折叠屏产品也意味着更高的溢价与利润,一旦投向市场,也能够帮助厂商获取足够的利润来投入研发,进入“储备技术-引领市场”的正向循环,摆脱在“性价比”中缠斗的噩梦。

从三星的折叠梦,看智能手机的形态进化

谣言四起,Fold难产。

可以说,三星将折叠屏从概念变为了现实,但值得注意到是,其他厂商也并未掉队。

当时三星内部研究人员信心满满,认为只需要1-2年就能研发出可商业化的工艺。

当然,说了这么多,其实最核心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是真的很想拥有啊!

当然,一将功成背后,是三星数十年的技术积累与产业链布局。

不过,Valley悄然夭折,另一个折叠屏项目“Galaxy X”取而代之。尽管和“X战警”共享了一个牛逼的符号,但Galaxy X的表现也十分平庸,通过左右折叠的方式,可以从智能手机变成平板,这在当时引发了不少批评。

用“十年一剑”来形容三星的折叠梦,并不夸张。

实际上,在过去的数年间,曲面就一直是三星旗舰的招牌技术。

众所周知,三星是全球第一大屏幕厂商,从2008年开始就在布局柔性屏产业。

2016,强行折叠。

当年4月,还传出Galaxy Fold手机即将发布的消息,随后就被三星辟谣,表示曲面无边框卖得挺好的,折叠屏敬请期待2019。

最终,Galaxy Fold在2019年2月姗姗来迟。带着1799英镑的夸张身价,和各种屏幕bug的吐槽,终结了三星在折叠屏手机上延宕了将近十年的寸进。

群雄逐鹿之中,智能手机会在2020年迎来折叠屏爆发吗?

另外,技术成熟度也意味着高门槛,在目前腥风血雨的存量市场博弈,无论技术还是形态都已经出现了认知疲劳。经常三月A被吊打,五月B又居上,互相纠缠的文字游戏也是让消费市场呈现颓象的祸首之一。想要激活“冲动型”消费,无论是形态上突破大众审美的折叠设计,还是交互上更具新鲜感,都能刺激消费者打开荷包。更关键的是,技术门槛也让先发者可以在数月内保持“摘果子”优势,这在当下无疑是吸引手机厂商扎堆的重要原因。

一鼓作气却功败垂成,可能是有了第一次失败的低预期,因此时隔一年后,三星交付的第二款可量产的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lip,获得了不少好评,进步不可谓不大。

折叠屏手机,实壮还是虚胖?

2014年,三星一款三面弯曲显示屏的新款Galaxy手机推出,这被看做是折叠屏手机的先遣部队。此后,该技术不断在三星旗舰手机上得到推广,从Galaxy Note Edge到Galaxy S10,可侧面显示的柔性屏幕,就成为三星扩大手机交互视野的独门武器。

到了第二年,就连《华尔街日报》都认为三星的柔性显示屏手机已经“处于开发的最后阶段”。显然,历史证明这一美好愿望已经连续“骨折”了。在2013年相继发布的Galaxy S4和Galaxy Q中,并未看到相关应用。

周鸿祎称,进入全面数字化有三大特征,即软件定义世界,万物皆可互联,数据驱动一切。但数字化也将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风险和挑战,涉及工业生产、金融、能源、医疗,甚至国家和社会的治理,安全基础不牢,新基建和数字化就无法运转,甚至会崩塌。

而三星也的确在2016年推出了一款Valley折叠屏智能手机,有点类似今天我们看到的Galaxy Z Flip,就是由两部分组成,可以在中间折叠在一起。

“真·折叠屏”屡屡上不了线,估计三星也觉得总打雷不下雨说不过去了,于是开始寻找“折衷方案”,曲面显示屏就此流行。

关于折叠屏到底是不是伪需求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以上都是事实,但我却有另一种看法。

2014年,曲面折中。

而在更早的2016年,联想就曾展示过可以折叠的手机Folio,试图截胡三星。就连柔性屏生产厂商柔宇科技,也打造了一款折叠屏产品FlexPai。

三星死磕折叠屏,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

当年,三星在CES电子展上展示了自家第一个折叠屏设备的原型。这款机器采用了AMOLED屏幕,显示屏可以对折,并且在10万次折叠/展开后,铰链处的亮度仅下降了6%。

显然,这十万台折叠屏手机是没影儿了,因为当时的设备甚至没有向大众展示,只让受邀参会的来宾欣赏了一把。

这操作一度让人吐槽,是不是自己放风、自己辟谣来造势??

2011年,折叠初展翼。

不少评论家认为,人们对大屏的追求已经到极限了,折叠屏还不如“手机+平板”,却动辄卖出数万天价,技术稳定性和量产也遥遥无期,不是“PPT手机”就是“玻璃柜藏品”。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走花路”的命。

而去年2月三星第一款量产的折叠屏手机 Galaxy Fold的发布,就众所周知,扑街了。在后续的评测中问题频出,闪屏、断屏、黑屏、屏幕凸起等槽点络绎不绝,设计缺陷严重,就连三星移动业务负责人高东真也不得不承认——“我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匆匆推出Galaxy Fold,现在的情况很尴尬。”为此,原定的4月售卖计划也不断延期,订单被全部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