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观点: 1、对于中国造车新势力来说,当下仍然是一个较好的上市时机; 2、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未来依然可期; 3、特斯拉带动下,智能电动汽车相关企业得到二级市场看好; 4、中国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已经凸显,投资机会基本明朗

第二家在美股递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的中国造车新势力诞生了。 

上述事项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据业内人士透露,仅L4级自动驾驶开发就需要10亿级别的资金投入,而新车型的研发投入甚至可能高达百亿级。

更何况,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面向的是特斯拉、蔚来们并未染指的市场:前者入局的是插电式混合动力市场,后者则面向对价格稍微敏感的极客消费者。

今年上半年,拜腾、赛麟、博郡、前途等多家造车新势力被曝资金链断裂,遭遇员工讨薪、央媒点名。

2019年,大众汽车集团、丰田汽车公司年销量均超过1000万辆。全球前十的车企中,没有一家销量在200万辆以下。作为对比,造车新势力“鼻祖”特斯拉的同期销量不足40万辆,中国新势力头牌蔚来的销量更是仅有2万辆。

“交通运输行业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交通运输业的绿色发展对降低环境污染起到重要作用。”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毛贤强称,该市提出“以限行促淘汰、以补贴促淘汰、以督导检查促淘汰”,2021年年底前,加快推动淘汰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柴油货车,完成国家下达的柴油货车淘汰任务。

2020年开年至今,中国造车新势力第一股蔚来的市值已经增长了220%。截至7月8日收盘,上半年仅交付1.4万辆的蔚来,其市值达到152亿美元,超过广汽集团、长城汽车、长安汽车等年销量百万级的中国车企巨头。

“既然决定赴美IPO,早上市总好于晚上市,”佐誉资本执行董事赵海扬帆对亿欧汽车表示,“车市低迷仍将持续,资本寒冬也不会就此结束,越早上市越有利抢占资源。而这种资源并不限于资本层面。”

2020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营收8.52亿元(约1.2亿美元),净亏损9148.6万元,现金流10.5亿元。截至今年6月,其旗下首款产品理想ONE的累计交付量超1万辆。 

另一大利好便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发展态势已逐渐明晰。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程天琦)

据济南市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杨荣泉介绍,2018年4月,该市安排了专项财政资金5.1亿元,对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提前报废的老旧柴油车,按注册登记时间和车辆类型,给予不等额度的资金补贴。截至2019年年底,济南市累计提前报废老旧柴油车3.69万辆,每年可减少氮氧化物、颗粒物、碳氢化合物、一氧化碳等污染物排放分别为16005吨、529吨、666吨、6664吨,改善了城市环境、空气质量。

2019年6月底,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大幅退坡,导致电动汽车大量需求被提前释放,引发了此后一年市场的持续下跌。而这一年间的销量低基数,也给了2020年下半年车市重回增长道路的机会。

对于多数投资人来说,已经有企业脱颖而出,为何还要赌那些落后者呢?资本不再摇摆不定,质疑声逐渐变少,这也成为这类企业登陆二级市场的重要利好。

招股书文件显示,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想为最大股东,持有约3.56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1%,拥有70.3%的投票权;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为23.5%,拥有9.3%的投票权。

没有竞品带来的压力,这两家企业未来的股市行情值得期待。

(特斯拉Model 3/特斯拉官方)

除了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也在筹谋海外上市。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程天琦)

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近十年来首次下跌。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预计,2020年7月开始的下半年,中国新能源车市的月均增速将保持正增长。

销量不断向上的同时,特斯拉市值也持续走高。今年6月中旬,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第一高车企,并与后者不断拉大市值差距。

6月,宁德时代宣布已研发出一种可持续使用16年、行驶里程达200万公里的动力电池。而国家的汽车引导报废标准为15年或60万公里。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的残值问题也有望得到解决。

即便补贴退坡,但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支持力度并未因此而减弱。今年3月,中国已将充换电等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归为“新基建”领域,推进充电难的问题的解决速度。

不论是企业自身,还是观察者或投资者,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登陆二级市场只是证明自我、锦上添花的事情,而不该指望其能雪中送炭、逆天改命。

企业的IPO,一般是主动和被动双重作用下的选择。

在2020年这个特殊时期,理想汽车在并不缺钱的情况下选择了IPO?这样的时间选择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亿欧汽车认为:正确。

此外,《济南市人民政府关于禁止低于国四排放标准柴油货车通行的通告》将于2020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该市禁止达不到国Ⅳ排放标准的柴油货车进入绕城高速以内的主城区等地通行。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达不到国Ⅳ排放标准的柴油货车不予办理禁行区域通行备案。

无论是从市场本身,还是从上下游角度来看,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未来仍然可期。

资本寒冬下,各行各业的两极分化现象都将越来越明显,各类资源将继续向头部企业集中。这也让这些已经确定头部地位的企业,未来发展机会变得更大,减少了投资者的忧虑。

此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曾表示:“随着智能水平提升,汽车可能成为一个新的交互界面,和用户的‘衣、食、住、行’产生更多关联。用户在乎的是体验,就像我们用了iphone,触屏带来了‘回不去’的体验。”

蔚来、小鹏、理想、威马旗下产品均已跻身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主流行列,并与其他对手拉开了一定差距。在月销量稳定在千辆之上的同时,得益于强大的“朋友圈”,这些企业的品牌力和曝光度也持续向上。

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背景下,融资能力和资源协同能力,正成为造车新势力能否从第一轮淘汰赛中胜出的关键之一。 

济南市2017年大气污染源解析结果显示,机动车排放对该市细颗粒物的分担率为32.6%,居各项影响因素首位;排放的氮氧化物占全市总排放的65.5%,是第一大贡献源,尤其是老旧柴油货车污染物排放量大、占比高,对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的影响明显。

2019年下半年开始,自带“光环”的特斯拉股价不断迎来新突破,该公司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在特斯拉不断被追捧的同时,智能电动汽车相关企业也开始被资本市场看好。

智能化是对汽车空间的革命性改变,为“智能汽车”的未来产生增加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即便如此,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未来仍然十分值得期待。

资料图。图为,在济南一机动车报废中心等待被拆解的报废车辆。孙宏瑗 摄

资料图。图为,在济南一机动车报废中心,工作人员正在拆解报废车辆。孙宏瑗 摄

7月11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文件,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文件显示,理想汽车将至多募集1亿美元,股票代码“LI”。承销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中金等知名机构。

不容乐观的情况延续到了2020年。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继续下滑,跌幅还在持续扩大。

截至7月10日收盘,特斯拉市值达到2863亿美元,比排名其后的丰田(市值1728亿美元)和大众(市值833亿美元)加起来还要高。在特斯拉的带动下,整个智能电动汽车市场都“火”了起来。

为促进交通运输业绿色发展,济南市还将推进运输结构调整、推进水路建设通江达海、加强高污染长途客车管控、推广使用新能源公交和出租车、大力发展无车承运和甩挂运输、加大国三柴油营运货车淘汰力度、落实机动车检验与维修(I/M)制度等。(完)

另一方面,2020年的确困难。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车市大幅下滑,瑞幸造假伤害了大量中国概念股,为造车新势力的IPO蒙上了一层阴影。

目前,能够存活下来的企业也已基本明确。截至目前,中国仍存活着的造车新势力大约40余家,但有销量可查的不过8家。

资料图。图为,在济南一机动车报废中心等待被拆解的报废车辆。孙宏瑗 摄

距离真正“成功”,造车新势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上述企业相似,同样定位于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商,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已经在市场上取得一定的认可度,很有可能受到美国二级市场的欢迎。

就理想汽车而言,也并非真正不缺钱。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将砸重金开展L4级自动驾驶研究,还将在2022年推出一款全尺寸SUV,并计划在年内将线下门店从当下的21家扩展至60家。

这意味着,美国股市对于特斯拉、蔚来这类智能电动汽车企业的认可和看好。另一个典型企业是美国电动卡车初创企业Nikola,即便目前没有推出任何新车,但这家车企的市值依然高达195亿美元。其市值甚至曾因概念车的发布一度超越老牌车企福特。

目前,2018年1月1日前在济南市注册登记的国三排放标准柴油货车现存量仍有2.8万辆左右,其中国三标准重型柴油货车6700余辆。据测算,如果这些老旧柴油货车能够提前报废,每年可减少氮氧化物、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颗粒物等污染物排放分别为12130吨、5051吨、505吨、401吨。

理想汽车选择当下进行IPO,的确算得上一个还不错的时机。即使成功上市,也不能掉以轻心,瑞幸就是前车之鉴。

6月1日,据36氪报道,小鹏汽车已向美股市场秘密提交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元,整体上市时间预计在2020年7月到9月之间。有消息人士表示,小鹏汽车已聘请摩根大通、高盛等投行。 

 2020第二季度开始,随着疫情的缓解,中国车市也有所回暖。但在整体车市和乘用车市场先后结束20多个月以上的连跌后,新能源汽车市场依然处于同比两位数的下跌态势,其6月跌幅甚至超过30%。

虽然数字不一定准确,但仅个别企业存活的理论确实是被行业所认可的。

对于企业来说,主动出击,有利于获得资金、影响力等方面的支持。对于投资人来说,登陆二级市场利于其套现,所以会推动企业走向IPO。

尾声:IPO不能逆天改命

在提交IPO申请前,理想汽车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截止3月31的财报显示,理想汽车拥有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加上7月1日完成的D轮5.5亿美金融资,公司目前拥有超过10亿美金现金储备。

被疫情阴影笼罩的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销量依然保持同比正增长。而同期,全球前十的传统车企销量跌幅却均在两位数以上。

2015年起,中国大批造车新势力崛起。5年间,宣称造车的企业数以百计。但随着资本市场和汽车市场逐渐进入寒冬,泡沫最终走向破灭。 

即便外部环境不佳,但对市场的长期看好,促使造车新势力们敢于在这种情况下IPO。毕竟,他们登陆二级市场并不是为了赚快钱。

电车人联合会秘书长马前程表示:“新造车企业出现问题实际在预期当中,不可能每家都能走出来,最终能走下来的企业可能最多三家。”秉承相同理念的人不在少数,美团点评董事长王兴、蔚来董事长李斌等人都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